城鎮化也是一場人才爭奪戰4月9日,知名專家和政要共議長沙的新型城鎮化 梅溪湖國際新城或成新樣本三湘華聲全媒體記者 侯小娟
  來自長沙和國內的知名專家和政要共議長沙的新型城鎮化。
  4月9日,由梅溪湖投資(長沙)有限公司、方興地產長沙公司主辦的新型城鎮化(長沙)高峰論壇上,來自長沙和國內的知名專家共議新型城鎮化背景下的長沙城市未來。
  羅馬哲人西塞羅有言:人生幸福的前提,就是生活在大城市中。而城市是地球上流淌、旋轉的星群,人類生活太多的精彩,都展現在城市中。
  3月16日,自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(2014-2020年)正式公佈之後,城鎮化的話題又一次成為人們關註的熱點。
  長沙不會成為“鬼城”
  當新型城鎮化的概念成為熱點之後,人們不禁擔心,我們會不會為了追求過度的城鎮化而讓所住的城市變成一座“鬼城”?
  前些年,在內蒙古鄂爾多斯,耗資50多億打造、面積達32平方公里的康巴什新區成為一座豪華新城,但同時也成了一座無人居住的空心城市,讓鄂爾多斯肩負了中國最富城市和“鬼城”。
  “其實,城市化的本質是以人為核心的。”長沙市委常委、大河西先導區黨工委書記、管委會主任趙文彬說,一個城市會不會發展成為“鬼城”有兩個要素,第一是產業支撐,第二是人口流動率。
  在趙文彬看來,長沙在城鎮化的過程中,這兩方面都無可挑剔。
  以長沙梅溪湖為例,方興地產提供的數據顯示,2011年1月至2013年10月,方興地產在核心片區內完成總投資額已超過200億元。這些相關的產業及基礎設施佈局,為梅溪湖國際新城註入了永生動力。
  在人口方面,從葡萄園到亞洲最長音樂噴泉,從元宵燈會到國際燈光節,源源不斷的人流正為這裡不斷註入活力。
  中央黨校研究室副主任巡視員曾業松提出,新型城鎮化要以產業先行、產業為中心、為支撐,圍繞產業設計建設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,以產促城興城,產城融合、以城促產。
  這是一場人才爭奪戰
  新型城鎮化,是人的城鎮化,而不僅僅是房子。從最新的國家規劃來看,對於區域內生活力的關註和營造是新型城鎮化的核心所在。
  在北京大學經濟政策研究所所長、教授陳玉宇看來,未來頂級城鎮化的發展最重要的砝碼還是人才的爭奪。“有智慧的地方,才是城市所在的地方。”陳玉宇說。
  陳玉宇預測,全球經濟是600個大城市的經濟,未來十五年到二十年內,中國在正確的城市結構下會有100個城市進入世界城市600強,這100個城市就是90後想工作的城市。中國需要建設更多有活力的城市,它們在人口、土地、教育、財政、稅收等方面擁有更多的政策獨立性和自主性。如此,中國經濟才能進入高質量增長的新階段。
  “長沙能否成為這100個城市之一,就看在未來的20年裡,能不能吸引到更多的人才。”陳玉宇說,中國城鎮化的根本推動者是1990年——2012年這段時間內出生的4億人口,城市能否通過規劃吸引這些人才的進駐,是最關鍵的地方。
  “認清城市化問題——誰的城市化,在哪城市化,怎麼城市化,對判斷今天和未來長遠的經濟形勢至關重要,”陳玉宇教授說。
  梅溪湖或將成為樣本
  “無論是在城鎮化的總體規劃中,還是在城鎮化的大中小城市(鎮)、產業、能源結構等佈局中都要植入生態文明的理念,從頂層設計開始就要考慮人與自然、人與社會、人與人之間的和諧發展。” 國家行政學院新型城鎮化研究中心副主任、研究員黃錕說。
  可見的事實是,梅溪湖或許是這種未來新型城鎮化最典型的樣本之一。按照岳麓區“十二五”發展規劃,“到2015年,梅溪湖將全面建成以3000畝湖泊為核心,以國際會展中心、科技研發中心、中央商務區等高品質建築群、國際化住宅區為環帶,呈放射狀佈局的城市功能組團。” 黃錕表示。
  同時,梅溪湖國際文化藝術中心、三環線隧道工程、地鐵2號線西延線,以及長沙兒童公園、科技廣場、城市中軸線、國際會議中心、城市島等重大工程、重大項目的籌備與建設——梅溪湖,正以驚人的速度,向繁華的成熟城區全面演進。
  一直以來,梅溪湖這座新城並未像一些區域的開發一樣,以一種純房地產推動的方式進行新城的開發,相反更加重視的是區域的產城融合,以形成一種良性互動。
  “方興建造的商業綜合體金茂廣場,就是通過產城融合的方式,提升了梅溪湖國際新城複合城市的功能。”黃錕說,這個一百萬方體量的項目,包含了高端住宅、寫字樓、購物中心、五星級酒店等業態,這樣的規模已超出了單一項目的意義,更重要的是為了提升區域環境和實現新城內的產業融合,“它正在為湖南提供了一種關於可持續城市發展的試驗樣本。”
  ■三湘華聲全媒體記者 侯小娟  (原標題:城鎮化也是一場人才爭奪戰)
創作者介紹

bap

ikligb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