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洋新聞 時間: 2013-12-04來源: 信息時報 作者: 餘詩林 工業園外的興南大道車流量非常大,但馬路兩側沒有安裝行人指示燈。信息時報記者 葉偉報 攝
  信息時報訊 (記者 餘詩林) 外出吃飯、住宿竟然要簽保證書,承諾在外發生任何事故都與廠方無關。近日,番禺區官堂工業園園內的員工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。原來,由於附近常發生車禍,園內工廠怕承擔責任,無奈之下才想出這個辦法。記者在現場發現,該工業園外的興南大道沒有指示燈和路燈,行人過馬路時常常險象環生。
  工人稱當地常發生車禍
  昨日上午,記者看到了在官堂工業園內某制衣廠打工的陳先生。陳先生說,前天其制衣廠突然下發了一份“保證書”,要求員工承諾在外出吃飯住宿時,如果發生交通或其他安全事故的話要自己負全部責任,與工廠無關。
  陳先生告訴記者,工業園外的興南大道是一條車流量非常大的交通幹道,而且駛過的車輛大多車速極快。“這裡常有大型車輛經過,過馬路時一不小心就會發生事故。”陳先生說,上個月此處連續發生3起交通事故。“其中有一對中年夫婦,被車撞傷送到醫院,現在都還沒康復。還有一名20多歲的女孩子,被一輛小車撞倒後死亡”。
  陳先生說,工業園內共有近4000名員工,但僅有600餘間宿舍。“根本不夠住,如果是外來工夫妻在這裡打工,肯定要到對面官堂村租房才方便。”陳先生覺得,這份“保證書”讓他們難以接受。“據我所知,好幾家制衣廠都讓員工簽訂了類似的保證書”。
  既無行人指示燈也無路燈
  在官堂工業園外的興南大道上,記者發現,儘管車流量非常大,但馬路兩側竟然沒有安裝行人指示燈。“這裡一直都是這樣,本來連斑馬線都沒有,是最近才划上的。”在工業園內工作的吳先生告訴記者,由於沒有行人指示燈,附近路段經常發生交通事故。“我們每次過馬路都要非常小心才行”。
  在路邊站了20分鐘,記者發現,該路段常有大型泥頭車路過且車速極快。除了泥頭車外,還有不少無牌照摩托車、電動車等車輛,常常在斑馬線上穿行。“走斑馬線也不安全,那些摩托車都沒有牌照,附近也沒有攝像頭,撞了人一跑了之,誰都抓不到他們。”官堂村民王先生稱,他就曾被一輛摩托車撞倒過,幸好傷得不重。
  此外,附近的村民還向記者反映,興南大道上沒有路燈。“一到晚上,這裡就是一片漆黑,什麼都看不到。”在工業園內工作的劉小姐告訴記者,她每天晚上都要開著手電筒下班。“晚上有車經過,車燈對著眼睛一照,我們就什麼都看不到了,很容易出事”。
  園方稱不清楚保證書之事
  昨日下午,記者採訪了官堂工業園管理方,一名工作人員聲稱並不清楚“保證書”的事情。“這個肯定不是我們官方的行為,我們甚至沒聽說過這個事情。”該工作人員稱,將對此事作進一步調查。“可能是某幾家工廠的私下行為,我們會派人進行瞭解”。
  該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針對興南大道附近常發生交通事故的現象,園方曾多次與番禺交警部門交涉。“當時交警告訴我們,因為附近兩個樓盤的路段已安裝了交通燈,所以就沒有在我們這裡進行安裝。”該工作人員說,現在的斑馬線,就是園方與交警交涉後的“勝利果實”。“目前,我們已將相關情況向有關部門反映”。
  記者觀察
  “保證書”不能為企業免責
  如果工人在外發生交通意外,那麼他們簽署的這些“保證書”能否使相關企業免於承擔相關的責任呢?
  記者通過查詢後發現,這類“保證書”實際上是無效的。2011年,我國實施的《工傷認定辦法》中明確規定,“在上下班途中,受到非本人主要責任的交通事故或城市軌道交通、客運輪渡、火車事故傷害的; 二、職工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視同工傷:1.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,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;2.在搶險救災等維護國家利益、公共利益活動中受到傷害的;3.職工原在軍隊服役,因戰、因公負傷致殘,已取得革命傷殘軍人證,到用人單位後舊傷複發的。”
  因此,即便是簽訂了相關“保證書”,企業也不得因為這樣而不承擔應有的賠償責任。“事實上,相比事故發生後的賠償,我們更希望政府部門能夠及時進行整改,讓我們過馬路時更放心一點。”陳先生說。
    (原標題:廠外道路車禍頻發出廠吃飯要簽“生死狀”)
創作者介紹

bap

ikligb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